六盘水市钟山区人民法院

http://zhongshan.guizhoucourt.cn:80/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执行信息公开

执行公告

当前位置:首页>> 司法公开>> 执行信息公开>> 执行公告

被执行人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义务典型案例

发布时间:2018-09-21    

9月14日,贵州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,发布全省各级法院自今年7月启动“雷霆风暴”执行行动以来,所取得的成效。并发布了5类共25个典型案例,其中被执行人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义务典型案例5个。

99.jpg

发布会现场




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


被执行人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义务


典型案例5个


 


[案例1]


 


但某某申请执行董某某租赁纠纷案


——董某某被法院纳入失信名单后主动支付6万元租赁费


 


2016年,董某某与他人合作承建公路建设工程,施工过程中因施工需要租用但某某工程机械。工程完工后,董某某尚欠但某某租赁费64333元,双方约定两个月内付清,但到期后董某某借故拒付。2017年3月,但某某将董某某诉致思南县人民法院。思南县人民法院判决确定由董某某支付但某某租赁费64333元,董某某未予支付,但某某向思南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
在执行过程中,双方达成分期履行的和解协议,申请人但某某向法院撤回强制执行申请,但董某某又未履行协议。2018年1月,但某某向思南县人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。因被执行人董某某常年在外做工程,具有履行能力,思南县人民法院将其纳入“失信黑名单”并向社会公布。董某某知道自己的失信行为被广泛传开,意识到事态严重,为尽快消除影响,及时维护自己信誉,其于失信名单公布的第二日主动向申请执行人履行了全部义务。


 


 


[案例2]


    


余某申请执行李某人身损害赔偿案


 ——李某被法院限制高消费后主动赔偿2万余元损失费


 


2016年10月,李某在兴义市某商住楼租赁两间门面经商,雇请余某为其提供该门面清洁卫生的清扫劳务。余某在提供劳务过程中不慎被李某门面内倒下的玻璃砸伤,产生医疗费、误工费、护理费等损失。为此,余某诉至兴义市人民法院要求李某赔偿损失,案件经过一、二审审理,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,由李某于2017年10月30日前一次性赔偿余某损失共计25800元。但李某未按期履行赔偿义务,余某向兴义市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
在执行过程中,兴义市人民法院依法向李某送达执行通知书、报告财产令,责令其履行赔偿义务。但李某拒不履行。因李某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法定义务,兴义市人民法院依法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采取上述措施后,李某在外出购买机票时,因其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被限制消费,不得乘坐民航飞机,售票平台拒绝向其售票。李某感到出行受限,主动联系执行法官,履行了全部义务。


 


 


[案例3]


    


张某某申请执行詹某某等借款纠纷案


——詹某某、王某被法院纳入失信名单后主动与申请执行人和解


 


2014年6月,詹某某、王某夫妇向张某某借款5万元,并约定了利息和还款期限,借款到期后二人均以各种理由拒绝还款。2016年3月,张某某向绥阳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同年9月,绥阳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,确定由被告詹某某、王某支付原告张某某借款本金余款及利息共56906.67元,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付清,詹某某、王某未按期支付。2017年1月,张某某向绥阳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
在执行过程中,绥阳县人民法院依法向詹某某、王某送达了执行通知书,查询其财产情况,冻结了其银行账户,将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2017年4月,在外做生意的王某准备返回遵义时发现自己无法购买机票,得知自己被法院纳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后,王某立即联系法院,与申请执行人达成和解协议,法院依法删除其失信信息,王某才顺利买到了机票。


 


 


[案例4]


 


王某申请执行何某借款纠纷案


——何某因失信被相关部门限制办理业务后主动联系法院偿还251万元借款


 


王某与何某等人借款纠纷案,经都匀市人民法院判决后,何某未予履行,王某向都匀市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何某执行标的251余万元。


在执行过程中,被执行人何某未予履行,都匀市人民法院依法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后何某于2017年10月23到贵阳市规划局、工商局办理业务,贵阳市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云平台对何某自动拦截,限制其办理相关业务,贵阳市规划局和市工商局根据对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的相关规定,告知何某要依法履行法律义务后,才能解除失信限制并开展相关业务。被执行人何某于次日到都匀市人民法院履行了全部还款义务。都匀市人民法院将何某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屏蔽后,其才得以在贵阳市相关部门办理业务。


 


 


[案例5]


 


陈某申请执行贵州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等合伙协议纠纷一案


——贵州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及邹某被纳入失信名单后主动履行93万余元案款


 


陈某与贵州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、邹某合伙纠纷一案, 2017年4月5日,开阳县人民法院判决贵州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退还陈某投资款、经济损失及违约金共计91万元,该公司法人代表邹某对该债务承担连带责任。判决生效后, 贵州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、邹某未予履行,陈某向开阳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   


执行过程中,执行法官向被执行人贵州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、邹某送达了执行通知书等材料,并告知其不履行义务的后果。后执行法官多次与被执行人联系,但被执行人仍以各种理由拖延,不履行生效裁判文书确定的义务。开阳县人民法院依法将该公司及邹某依法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摄于失信的严重后果,2018年5月28日,该公司主动将足额的案款、延迟履行利息及执行费共计93万余元汇入法院账户,这起案件得以顺利执结。 




以上五案典型意义: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》第一条规定,“被执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,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人民法院应当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依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: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;以伪造证据、暴力、威胁等方法妨碍、抗拒执行的;以虚假诉讼、虚假仲裁或者以隐匿、转移财产等方法规避执行的;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的;违反限制消费令的;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。”上述案例中,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,但拒不履行法院生效文书确定的义务。法院依法对其适用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、限制消费等信用惩戒,压缩失信被执行人生存空间,提高其失信成本,让其一处失信,处处受限,督促其主动履行法定义务。



【上一篇】  被执行人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义务典型案例
【下一篇】  营造良好舆论氛围促使被执行人履行义务典型案例